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從端午交通疏導到疫苗採購爭議…台灣從不缺半吊子專家!解決問題關鍵一直都在「管理」

過去幾週,台灣經歷不少混亂與衝突的場面;包括疫苗採購、插隊施打、分配不均、施打類別及執行作業紛亂…對了,還有剛結束的端午連假交通管制(疏導)措施,每一項都引起不少爭議。

台灣是一個「專業速成」的社會。只要是新聞熱頭上的領域,過個半天一天,便會有成百上千位該領域的「專家」公開發表見解和評論。先不提與病毒相關的事,稍早的半導體搶產能、貨櫃缺櫃、太魯閣號事故…台灣真的不缺半吊子的「專家」啊!

回到疫苗議題,由於台灣民智大開,關於疫苗的科普知識多數人都能談上一兩句,但更艱深的專業,應該由公衛與生醫的專業人士來論述。

病毒或疫苗本身雖然是極其專業的領域,但落實到執行面,就離不開管理的範疇。

規劃、執行、檢討、落實早已成為組織管理的DNA,但對於非管理專業的人而言,如何引導一個組織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,達成最終目標,往往是一大挑戰;可惜不少上位者不知道自己的管理不專業,往往造成事態惡化——這樣的發展,似乎又與「彼得理論」相呼應。

前述的管理DNA,就是PDCA(Plan-Do-Check-Action)循環。一個方案從計畫、執行、檢視、行動,不斷地循環改進優化,達到初級目標後,繼續向中級目標、高級目標努力;即使最高目標達成了,也要持續PDCA循環,永不終止,才能成就優秀的組織。

PDCA是一個完整具體的執行計畫,可再分為日、周、月、季、年等不同的期程;計畫確認後的執行階段,還要檢視計畫方向是否正確、執行過程是否有變數,並適時修正改善、付諸行動。這套行之有年的科學管理概念不難理解,但真正要落實到專案或日常營運,則需要相匹配的組織文化做後盾。

中基層人員為計畫的第一線執行者,未必需要知道計畫的全貌,只要確實掌握階段性的目標、作法及完成時間;而完整的總目標,則有賴決策者的系統性規劃,萬一這部分有了漏洞,整個計畫就容易出大問題。部隊裡常聽到「將帥無能,累死三軍」,就是這個道理。

在演出一年多的完美守備後,台灣最近的防疫作為確實呈現左支右絀的窘態,不但令民心惶惶不安,也幾乎把過去的耀眼成就消耗殆盡。

企業經營實務上,也常遇到各類突發狀況。出了問題不見得要究責爭論誰是誰非,但要找出問題的源頭,也就是「定義問題」;身為CEO或領導人的職責,就是遇到狀況要能快速回應,即時作出最適決策。事件若能有效平息,就算事後的檢討報告發現決策不夠完美,也無傷大局了。

前陣子玉山發生森林大火,前線指揮官掌握現場的狀況,必須快速決定在最適當的地點開闢防火巷,阻絕火勢不再蔓延失控。這樣的決斷力需要依賴指揮官本身的專業能力與過去累積的經驗。同理,大型企業的事業部或生產線得隨時面對不同的狀況,在資源有限下,領導人也要即時作出最適決策,以最小化事件所造成的損害。

外在環境是動態的,作出初步決策後,不可能就此高枕無憂,靜待事件自然落幕;還要掌控關鍵的動態變數,時時檢視改進,直到最後。

武漢肺炎疫情緊繃,為了避免民生經濟癱瘓,指揮中心以加強版的三級警戒取代封城,維持最低限度的社會運作;為了減少人們在戶外活動增加感染風險,要求多數人留在家裡。在這樣的政策思維下,需要有系統性的配套措施,才能確保社會維生系統不會當機。

比方,在疫苗仍屬稀缺資源的當下,民生物資製造及配送系統的從業人員,是否應納入優先施打疫苗的對象?同時,既然祭出戶外限制令,理論上高危險族群被感染的機率會大幅降低;由此,目前優先施打類別的排序,是否有再調整討論的空間?

華人受儒家文化的影響甚深,遇事多以情理法的順序思考;西方人則以法理情的角度看待,兩者各有不同的適用情境,前提是確認要處理什麼性質的問題。若要簡單劃分,那麼「遇人情理法,遇事法理情」,或可作為處理原則。

但是我們要求公務部門依法行政,結果卻讓公務單位死抱法條、不知(不願)變通。「法」要在常規環境下才能正常運作,急劇變動環境下,反而成為積極不作為的護身符。

再以軍中為例,實彈射擊訓練時,彈藥的領取必須由連到營到旅,層層申請核備,這是常態管理。萬一戰事發生,指揮官要授權前線部隊直接至彈藥庫領取彈藥,若仍堅守教條準則、照表操課,這場仗就不用打了。

有的領導人老是把SOP(標準作業流程)掛在嘴上,遇到突發狀況整個系統立刻失靈。這是管理只學到一招半式,卻昧於全貌。完善的SOP要把突發狀況下的危機處理模式也考慮進去,並搭配PDCA循環,滾動式檢討管理,才能在面對未知的挑戰時不至於束手無策。

這次疫苗採購釀出極大風波,以管理角度看,仍是陷入依法行政的胡同。固然疫苗是國際政治層級的物資,台灣也因特殊國際地位而受到不少限制。然而當民間團體或企業表示有意願、有能力或有管道取得疫苗時,指揮中心應該把這樣的資訊納入決策因素,拿出去年初口罩國家隊的精神、全島一心的態度,整合規劃官民的資源,組成疫苗國家隊;再兵分兩路,對內積極支持國產疫苗的研發,並集結可用資源向外爭取國際疫苗。然而主管單位受到系統性的制約,缺乏政策想像空間,以致形成對立,徒然內耗,令人心疼。

全球疫情可能還要延燒一段時日,台灣打了前半場好球,現在遭逢亂流,失誤、暴投連連;幸好友邦的及時雨疫苗為我們爭取喘一口氣的時間。面對新局勢,教練團要放下過去的榮耀光環,整合各方資源,重新擬定有效可行的戰術戰略;更要穩定軍心,再度燃起場上選手們的士氣,激發後援啦啦隊的熱情。切莫懈怠,讓我們繼續努力下去。

出處: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