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疫情3.0时期,台湾该如何让员工快速回到生产在线?崇越董座谈对「服务型政府」的期待

应云林县政府之邀,日前出席一场地方青年创生讲座。主办单位设定的讲题虽然是「绿能产业趋势—渔电共生及箱网养殖」,但我的主轴仍环绕在「生活」;我们一切的努力及奋斗,都是为广大民众提供更美好的生活。

从半导体产业的设备、整厂输出,到跨足生活产业,每一道流程、每一个细节,都是成败关键。企业界的朋友大都知道崇越也在卖鱼,我们以半导体等级的设备、流程和规格来处理水产鱼类,夸张一点来形容,「杀鱼」的处理室比医院的手术室还要干净整洁。

产业发展到这个阶段,还在投资第一产业(农林渔牧矿等),似乎是走回头路。其实种田养鱼虽是初级产业,但食品加工制造属二级产业,营销贩卖则是三级产业;只要能运用新技术、新观念,赋予新商模、新价值,几乎所有的产业都可以是新兴产业。近年来,台湾推动青年返乡、青农地创已见初步成效,若能引进企业资源和制度经营,形成平台网络,效果会更耀眼。

谈到服务业,就先进国家的产业发展结构来看,服务业占比多在7成左右,然而台湾服务业占比却从2001年的68%,一路下滑至去年的60%,商研院指这种现象为「反结构优化」。除了当年台湾产业结构未能从硬件制造迅速转至网络软件服务外,不少企业西进寻求低廉的经营成本,造成所谓的「产业空洞化」;在没人缺钱下,内需服务业也只能辛苦硬撑。

前阵子去拜访南部客户时,大门警卫窝在开着空调的警卫室里,连头都不愿意探出来,只会要求访客顶着大太阳填写数据、量体温、喷酒精。就算公司的制度完备、产品优良,但若碰到训练不到位的门禁保全,第一印象先打折扣,后面得花多少力气才能谈成生意啊!

一直有人抱怨台湾服务业的低薪过劳素质差,作生意难免会碰到奥客,但若能从培训人员开始便植入服务DNA,将服务的精神内化至整个企业,才有机会在商业红海中胜出。

传统上,对服务业的刻板印象是快餐店、便利店或手摇茶、外送等职缺;这些工作也很重要,但台湾若要提振服务业、拉高服务业的产值与占比,就要着眼于更深层次的技术型服务业。

高产值的服务业如律师、会计师等专业,以及金融保险等,都是常年位居高薪的行业;而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云端等应用的相关领域蓬勃兴起,也创造大量人力需求。其他如高龄化而衍生的医疗保健、健康照护等职缺,又是另一块值得关注的领域。

常出国的人每每为先进国家,尤其是日本的服务精神赞叹不已。就这个角度来看,台湾的服务业还有很大的加值空间。

企业追求竞争力,组织成员要持续训练才能日益精进,身为最大服务业者的政府部门更应如此。然而我们离「服务型政府」的理想似乎仍有很大的距离。服务型政府不是只有与民众接触频繁的户政、地政、税捐处等人员,位阶更高的法规制定、政策规划,影响层面更深远,更需要倾听民意,苦民所苦、急民所急。

台湾进入疫情3.0,大小企业积极复产,如何让员工快速回到生产在线,是当前重点。然而台湾采取封锁政策,将病毒阻绝于境外,移工受疫情影响而无法顺利入境上工;尽管目标正确,但手段仍有调整空间。台湾投资潮正炽,新增的重大工程、民间建设严重缺工,本劳不愿做、外劳进不来,以致各厂家四处抢人,不但推高成本、延误工程,造成的经济损失更难以计数。

台湾的防疫成就傲人,但仍要因应情势变化,与时俱进、适时调整。以开放移工入境一事,可要求主要移工来源国的驻外单位协助,移工先至驻外单位认证的医院施打两剂疫苗,并持有黄卡证明,入境前筛检,入境后隔离2至3周;如果一切反应正常,便可进入工地、工场。一样是「决战境外、源头筛检」,却可及时纾解企业缺工的窘境。

服务业要时时为增进客户的价值考虑,最大的服务业者,政府更要时时把广大民众的需求放进决策中才对。

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