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从6度打进总决赛屡战屡败,到睽违11年再度夺冠!中信兄弟队给企业的管理启示

中华职棒中信兄弟队在今年台湾大赛中,以直落四的战绩,睽违11年后再度拿下总冠军,球迷为之疯狂。兄弟队上一次拿下总冠军已是2010年的事,接下来分别在2014、2015、2016、2017、2019、2020六度打进总决赛,却是屡战屡败,止步亚军。苦熬10年,今年兄弟终于夺冠,其间经历的艰辛,绝非外人所能领略。

企业经营变量多,业绩不可能年年长红,一样会遇到景气反转或营运低潮;如何在逆境中保持信心、持续精进,带领企业脱胎换骨,重新发光发亮,在在考验着领导团队的能力与毅力。当前企业界共同面对的挑战,应该离不开ESG(环境、社会与治理)范畴。三者的重要性难分轩轾,相较而言,E与S的目标明确,偏向企业与外部的互动;但在G的议题上,东方企业反而较为棘手。

公司治理是从西方企业引进的理念,其发展基础在于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,这点对东方企业主来说有些水土不服,因为创业老板兼总经理的情况比比皆是,资方、经理人、劳方三合一的角色模糊混淆,常常有误踩红线的状况。能确切落实治理的公司,长期经营绩效多优于缺乏治理的公司。老板身兼经理人,万一能力已跟不上科技、环境的变化,又缺少专业经营团队的辅佐,公司营运必走下坡,长期绩效不振减损企业价值,受到伤害的是资方本身、股东、员工等利害关系人。

台北市万华区汇聚了所谓「三流人士」,其中一流是流浪汉,二流是流莺、三流是流氓。据了解,万华的流浪汉有组织,也有自己的行规,不会造成执法者的太大困扰。流莺是因应人性本能的需求而产生的供给,但碍于政府颜面与社会观感而沦为地下化,反而难以管理。至于流氓,则不时聚众滋事、鱼肉百姓、欺凌乡里;在正常的制度设计下,流氓「应该」要怕警察才对,但现实上,似乎不完全如此。

三流问题是各个社会都存在的现象,也让执政者头疼不已;但若以「不扰民」为底线,或许我们可以较包容的态度来看待三流存在的事实。

企业内部也有「三流」的困扰。一流者是在企业草创初期便加入团队、跟着苦过来的员工;他们年资够深,但是能力有限、专业不足,即使在多个部门流浪游走,仍找不到适合的定位。所幸这类员工还算自制,不至于太过放纵,在组织里还有容身之处。三流员工则会仗着年资深欺负后进,平日满口胡乱语、搬弄是非,破坏组织纪律,是组织里的流氓。至于二流者,则为墙头草,以讨好主管为己任,不辨是非、没有原则,企业发生的大小事似乎都与他们无关,只要自己位子能保、权益无损就好了。

企业不断在进化,跟不上的成员很可能就沦为三流份子。称职的主管或领导者要清楚了解这些人的存在及其影响;一流、二流成员偶而会占点小便宜,对组织不成大害,如果可能,安排在职进修或职务再造,或许有机会拉回正轨。最麻烦的是三流的流氓行径,动辄把「跟老板同梯进公司」抬出来,让年资较浅的主管忌惮,这才是组织的不定时炸弹。如果碍于种种因素无法彻底切割处理,至少要考虑将其与组织的营运隔离,以免拖累整体的正常运作。

中信兄弟走过10年低潮,期间成员不断汰换调整,最终组成王牌团队。带领中信兄弟夺下总冠军的总教练林威助在受访时提到,获胜的最大关键是「细腻野球」;除了强调「短打」、「打带跑」、「盗垒」等小球战技训练,更时时提醒球员3件与球技无关的事:「态度」、「礼仪」、「尊重」。小球技术训练可以增加场上的胜算,态度、礼仪、尊重的培养,就算球员日后不打球了,也能终身受用。

领导人除了要掌握组织内三流的动态,也要深入体会中信兄弟10年拚一冠的精神,秉持着专精研发的「态度」、在传承与突破间拿捏得当的「礼仪」、对社会责任与永续使命的「尊重」,才能带领企业迈向另一个高峰。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