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《蘋果日報》勞動部別再寵出「媽寶」了

先來看個歷史。2008年雷曼兄弟事件衝擊全球景氣,日本航空(JAL)撐不過去,於2010年1月宣告破產。日本政府傾全國之力搶救,歷經2年,日航轉虧為盈,並於2012年9月在東京證交所重新上市。


日航重整成功,付出的代價是,金融機構放棄債權、政府注入公共資金、股東減資百分之百,大幅裁員、減薪,全面削減機師和空服員的福利待遇。

不能拿顧客當肉票
回到台灣。復興航空連2年發生2起重大空難,雖然努力改善飛安及經營體質,但仍難扭轉頹勢,在資產仍大於負債情況下,興航斷然在2016年11月宣布解散。

勞資雙方本當立場一致,共同提升營運績效,把餅做大,再依貢獻程度分享經營果實。若勞資不同調,政府的遊戲規則就是雙方依循的準則,而法規制定要站在公允的角度,要保障勞工,也要顧及資方合法權益,更不能任令損及無辜第三者,拿顧客當肉票,遂行一己的訴求。

公司、勞工、消費者和主管機關的利害關係綁在一起、相互影響,但是產業工會及職業工會的角色就有趣了。

產業、職業工會主導抗爭,罷工的卻是企業勞工;前二者有權免責,後者卻得承受罷工的後果——不論能否達到訴求。

產業工會的主導者懂產業特性嗎?職業工會的成員了解其他公司的運作嗎?他們替個別公司的員工作出罷工決定,自己卻不須承擔風險,在邏輯上說得通嗎?在道義上說得過去嗎?

資本市場中,要參與董事會,看股權說話是唯一正途。要求勞工董事席次,不外乎想掌握公司更多的經營資訊;然《證交法》、《公司法》等已強制公司定期披露經營資訊,其程度甚至比國外資本市場還嚴格。這樣的經營資訊還不夠嗎?

最近的罷工事件,勞動部責無旁貸,一方面要對不同產業的勞動特性深入研究,擬訂合宜的勞動條件;另方面,也要對產業╱職業╱企業工會組織的權利義務作出更明確的規範,別再把工會養成「勞動媽寶」了。

題外話,AirlineRatings.com公布2019年全球10大最佳航空公司,長榮航空搶進第8名,還獲得「亞太最佳長途航空」榮譽;日航則連續2年維持第10名的佳績。長榮數十年兢兢業業的努力才得到國際的肯定,經過這場風波,希望明年還能留在榜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