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从端午交通疏导到疫苗采购争议…台湾从不缺半吊子专家!解决问题关键一直都在「管理」

过去几周,台湾经历不少混乱与冲突的场面;包括疫苗采购、插队施打、分配不均、施打类别及执行作业纷乱…对了,还有刚结束的端午连假交通管制(疏导)措施,每一项都引起不少争议。

台湾是一个「专业速成」的社会。只要是新闻热头上的领域,过个半天一天,便会有成百上千位该领域的「专家」公开发表见解和评论。先不提与病毒相关的事,稍早的半导体抢产能、货柜缺柜、太鲁阁号事故…台湾真的不缺半吊子的「专家」啊!

回到疫苗议题,由于台湾民智大开,关于疫苗的科普知识多数人都能谈上一两句,但更艰深的专业,应该由公卫与生医的专业人士来论述。

病毒或疫苗本身虽然是极其专业的领域,但落实到执行面,就离不开管理的范畴。

规划、执行、检讨、落实早已成为组织管理的DNA,但对于非管理专业的人而言,如何引导一个组织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,达成最终目标,往往是一大挑战;可惜不少上位者不知道自己的管理不专业,往往造成事态恶化——这样的发展,似乎又与「彼得理论」相呼应。

前述的管理DNA,就是PDCA(Plan-Do-Check-Action)循环。一个方案从计划、执行、检视、行动,不断地循环改进优化,达到初级目标后,继续向中级目标、高级目标努力;即使最高目标达成了,也要持续PDCA循环,永不终止,才能成就优秀的组织。

PDCA是一个完整具体的执行计划,可再分为日、周、月、季、年等不同的期程;计划确认后的运行时间,还要检视计划方向是否正确、执行过程是否有变量,并适时修正改善、付诸行动。这套行之有年的科学管理概念不难理解,但真正要落实到项目或日常营运,则需要相匹配的组织文化做后盾。

中基层人员为计划的第一线执行者,未必需要知道计划的全貌,只要确实掌握阶段性的目标、作法及完成时间;而完整的总目标,则有赖决策者的系统性规划,万一这部分有了漏洞,整个计划就容易出大问题。部队里常听到「将帅无能,累死三军」,就是这个道理。

在演出一年多的完美守备后,台湾最近的防疫作为确实呈现左支右绌的窘态,不但令民心惶惶不安,也几乎把过去的耀眼成就消耗殆尽。

企业经营实务上,也常遇到各类突发状况。出了问题不见得要究责争论谁是谁非,但要找出问题的源头,也就是「定义问题」;身为CEO或领导人的职责,就是遇到状况要能快速响应,实时作出最适决策。事件若能有效平息,就算事后的检讨报告发现决策不够完美,也无伤大局了。

前阵子玉山发生森林大火,前线指挥官掌握现场的状况,必须快速决定在最适当的地点开辟防火巷,阻绝火势不再蔓延失控。这样的决断力需要依赖指挥官本身的专业能力与过去累积的经验。同理,大型企业的事业部或生产线得随时面对不同的状况,在资源有限下,领导人也要实时作出最适决策,以最小化事件所造成的损害。

外在环境是动态的,作出初步决策后,不可能就此高枕无忧,静待事件自然落幕;还要掌控关键的动态变量,时时检视改进,直到最后。

武汉肺炎疫情紧绷,为了避免民生经济瘫痪,指挥中心以加强版的三级警戒取代封城,维持最低限度的社会运作;为了减少人们在户外活动增加感染风险,要求多数人留在家里。在这样的政策思维下,需要有系统性的配套措施,才能确保社会维生系统不会当机。

比方,在疫苗仍属稀缺资源的当下,民生物资制造及配送系统的从业人员,是否应纳入优先施打疫苗的对象?同时,既然祭出户外限制令,理论上高危险族群被感染的机率会大幅降低;由此,目前优先施打类别的排序,是否有再调整讨论的空间?

华人受儒家文化的影响甚深,遇事多以情理法的顺序思考;西方人则以法理情的角度看待,两者各有不同的适用情境,前提是确认要处理什么性质的问题。若要简单划分,那么「遇人情理法,遇事法理情」,或可作为处理原则。

但是我们要求公务部门依法行政,结果却让公务单位死抱法条、不知(不愿)变通。「法」要在常规环境下才能正常运作,急剧变动环境下,反而成为积极不作为的护身符。

再以军中为例,实弹射击训练时,弹药的领取必须由连到营到旅,层层申请核备,这是常态管理。万一战事发生,指挥官要授权前线部队直接至弹药库领取弹药,若仍坚守教条准则、照表操课,这场仗就不用打了。

有的领导人老是把SOP(标准作业流程)挂在嘴上,遇到突发状况整个系统立刻失灵。这是管理只学到一招半式,却昧于全貌。完善的SOP要把突发状况下的危机处理模式也考虑进去,并搭配PDCA循环,滚动式检讨管理,才能在面对未知的挑战时不至于束手无策。

这次疫苗采购酿出极大风波,以管理角度看,仍是陷入依法行政的胡同。固然疫苗是国际政治层级的物资,台湾也因特殊国际地位而受到不少限制。然而当民间团体或企业表示有意愿、有能力或有管道取得疫苗时,指挥中心应该把这样的信息纳入决策因素,拿出去年初口罩国家队的精神、全岛一心的态度,整合规划官民的资源,组成疫苗国家队;再兵分两路,对内积极支持国产疫苗的研发,并集结可用资源向外争取国际疫苗。然而主管单位受到系统性的制约,缺乏政策想象空间,以致形成对立,徒然内耗,令人心疼。

全球疫情可能还要延烧一段时日,台湾打了前半场好球,现在遭逢乱流,失误、暴投连连;幸好友邦的及时雨疫苗为我们争取喘一口气的时间。面对新局势,教练团要放下过去的荣耀光环,整合各方资源,重新拟定有效可行的战术战略;更要稳定军心,再度燃起场上选手们的士气,激发后援拉拉队的热情。切莫懈怠,让我们继续努力下去。

出處: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