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看台积电与鸿海永龄采购BNT疫苗事件,崇越董座:「采购」是一种专业角色

一位嗜吃牛肉又懂料理牛肉的企业友人,过去都交待司机去市场固定的摊位买牛肉。有一回司机休假,友人亲自去买牛肉,并多买一倍准备送给亲戚。当牛肉摊老板夫妇帮忙把20斤的牛肉拎到车上时,老板娘看到友人开的车子,便低声跟老板说:「哗!卖牛肉面也能开奔驰耶!」老板纠正说:「这是劳斯莱斯,比奔驰高了好几个等级啊! 

心理学的「锚定效应」(Anchoring Effect),是指人们在进行决策时,会过度倚赖先前所获取的片断信息(称为锚点),即使这个信息与现在的决策无关;这属于一种认知偏差。

以前述例子来看,企业友人以为自己懂得吃牛肉、料理牛肉,所以也懂得买牛肉的流程等细节;老板娘则以过去的经验,认为只有卖牛肉面的才会一次买上20斤牛肉;而车头有标志的高级车就一定是奔驰。

台湾自5月中疫情爆发以来,疫苗采购成为各方关注焦点。台湾疫苗采购确实一波三折,除了外部因素外,「买」的人够不够专业也值得重视。

采购决策中,可分为发起者、影响者、决定者、购买者、使用者等不同角色;家庭日常消费品的采购相对单纯,但是组织购买行为,牵涉的层次与要考虑的面向则复杂许多,每个环节各有其专业,很难由单一部门从头到尾包办完成。

医师看病开药单,多数病人不会质疑其专业,但是医师开的药单中,没有一颗药是他亲自采购的。药品的采购行规中,都是药商业务捧着样品,趁医师看诊空档,抢进诊间向医师说明药效、性价比等优点,希望医师在药品采购会议上能美言几句

医疗体系的经验法则,不易掌握商业采购的眉角。防疫指挥中心团队在医护专业上的表现可圈可点,但是采购疫苗的事,交由专业的民间来做会更有效率。周日晚间传来好消息,台积电和鸿海/永龄采购的BNT疫苗已完成签约程序;这也再次凸显术业有专攻,尊重专业的重要性。

组织在制定策略前,领导阶层需要广纳众议,尽可能完善决策质量;一旦定调,其他不同的意见就要搁置一旁,以执行策略目标为核心。但是在快速变动的环境下,策略也需要滚动式修正,才能因应变化,达成最适结果。 

「资源(疫苗)有限、欲望(等待施打者)无穷」,至今疫苗施打对象的分类标准与排序的妥适性,仍令很多人质疑;再者,病毒变异快速,国外已验证第一剂打AZ、第二剂打莫德纳的防护力更佳。真实世界里,不可能存在《经济学》中「假设其他条件不变」的状况,因此在执行策略的过程中,务必要谨守P-D-C-A(计划、执行、检视、行动)原则,时时纳入新的变量,修正执行方式,才不致模糊了策略的本意。

对政府采购流程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,在这个机制下,不可能买到便宜又好的东西;提计划、编预算、进行招标、拨款、消化预算…这个时程短则一年半载,长则改朝换代,甚至胎死腹中;若有幸顺利结案,也可能与当初设定的计划目标离得很远了。

政府不少法令的设计本意在防弊而非兴利,不相信经手的人,让想做事的人绑手绑脚,窒碍难行。就像买疫苗,不能买贵,买不到又要被骂。先前预购的国产疫苗(约810元/剂)比AZ贵就被拿来检讨;两种疫苗的组成结构不同,就像拿奔驰和劳斯莱斯做比较。锚定效应产生的认知偏差,不同项目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。现在BNT签约了(约30美元/剂),希望不会再有人拿疫苗价格做文章了。

看人挑水腰不疼,出一张嘴很容易,但有建设性的批评,才能让制度运作得更完善。不考虑时间成本、机会成本等情境因素,只会蛮横地恣意攻讦,是非常糟糕的行为,长此以往,也会逐渐失去理性分析事务的能力。

宋朝苏轼和佛印闲聊,苏轼问佛印眼中的自己像什么?佛印说:我看你像尊佛。苏轼大喜而忘形,回说:我看你像坨屎。事后苏小妹对哥哥说,佛印心中有佛,眼中皆佛;你心中有屎,万物皆屎。

一些人以反射性地情绪进行无谓的攻击,我们的敌人是病毒,不是辛苦开发疫苗的人。病毒持续变异下,未来的疫苗市场值得期待;眼前来不及供应,紧急向外采购以解燃眉之急,未来更应加强疫苗研发和制造能量,就像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路径。疫苗产业发展得好,可望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投入,快速开发各类型的疫苗,打造另一座护国群山。 

三级警戒再度延长,所幸疫情有趋缓现象,企业采购疫苗也有进展。纵使对现况还不满意,我们仍要静下心来,以长线角度思考对自己、对企业、对社会最有利的方向。更不能忘了向辛劳的医护团队致上最高敬意。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