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软银计画卖安谋持股》崇越董座:政府应组国家队,参股安谋,打世界杯

日本软件银行为了筹资渡过难关,计画出售手中的ARM(安谋)持股,金额估计高达320亿美元。ARM是英国移动通讯芯片设计龙头,产业上有如个人电脑时代的英特尔;目前最有可能接手ARM的是NVIDIA(辉达)。

上个世纪末,畅销书《大金刚法则》对高科技产业链的优胜劣败竞争态势,有十分传神的描述:产业中的大金刚厂商,是价值链中最声威显赫的领袖;它有能力将自己的专属架构或制度规章,建制进入产业或市场标准之内,长靴拥有左右市场未来走向的巨大影响力。

台湾企业要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,一定要置身于放眼全球的行业,其中又以资通讯产业的机会最大。事实上,台积电就是鲜明的案例。同时,要成为世界级的公司,一开始就要有全球布局(global setting)的策略,这就是郭台铭董事长说的:“阿里山神木成其大,4千年前种子掉到土里就决定了!”企业每个阶段,都依循着既定策略方向发展,初步一致,终能成其大者。

台积电今日的产业地位,早在成立之初就开始准备了。在领导人的高度国际视野、一流企业经验与优越经营能力,以及组织成员战战兢兢地落实下,毫无侥幸地坐上大金刚的宝座。

RCA(美国无线电公司)可说是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源头,它曾是美国家电第一品牌,但盛极而衰,之后被GE并购,早已消失在企业战场。但严格说来,半导体并非其核心业务。至于TI(德州仪器)则是全球半导体产业的鼻祖,于1958年开发出第一颗积体电路。自TI出身的张忠谋董事长,骨子里流的就是正统半导体血液;他专注在制程改善、先进制程,买设备、养人才、拉拔供应商,打造出无人能撄其锋的台积供应链帝国。

身为产业大金刚的好处是,能争取更多客户、保留更多顾客、导引成本下降、推动利益提升;也就是说,当风调雨顺时,大金刚吃香喝辣;在景气逆风时,森林里只有大金刚还有得吃。

至于其他缺少成为大金刚资质的猿猴们,不论是猴子或猩猩,还是可以努力在各自的地盘里称雄,在利基市场(niche market)里伸展拳脚。

尽管资通讯业界都知道国际化是必走道路,但仍有不少公司因缺乏策略高度、资源不足、内部运作难以迎合市场需求,只能随波逐流、苟延残喘,甚而败下阵来、退出市场。

企业竞争没有永远的赢家,10年前的大金刚而今安在?联发科蔡明介董事长提过「一代拳王」理论,当上霸主后,在不愁吃穿的安逸环境待久了,体力、技术、市场敏感度都逐渐退化,一旦面对有实力的挑战者,很容易就遭到淘汰。企业领导人能不戒慎恐惧乎?

美国道琼工业指数成立于1896年,当时只有12档成分股,这12家盛极一时的企业,现在只剩GE(奇异)一家还留在榜内,其余皆被趋势淘汰,有的被并、有的消失,都已成为历史了。

公司下一季的业绩成长多少,可能不容易回答,但公司10年后要「长」成什么样子,优秀领导人的脑海中可能已经有了轮廓了。 Tesla(特斯拉)的CEO马斯克让我们见识到,一位有远见的企业领导人,如何凭一己之力,颠覆百年历史的汽车工业,实现全电动车的梦想,并引领风骚,让所有的汽车大厂都不得不随之起舞。

软银要卖ARM持股,NVIDIA接手机率颇高。在这一局里,台湾政府及产业界还来得及多发挥一点想像力,组并购国家队,或是与NVIDIA联手吃下ARM股权,创造三赢局面。

想像一下这样的画面:晶圆代工霸主手握智财权权杖,左手授权、右手代工,有如装上翅膀的大金刚,产业地位就更难撼动了。

出处: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