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连中华电信也曾因汇率避险而亏40亿!政府想要企业出国征战,得朝这2个方向思考

「振兴」已成为后防疫期的通关密语,一切经济活动似乎都要冠上振兴两个字才能展现高度。

既然是振兴,就表示先前经济处于疲弱状态;但台湾仍有不少企业不仅在这波冲击中全身而退,甚且更上层楼,成为行业的大咖。

被誉为「护国神山」的台积电正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台积电的成功经营模式,带动台湾半导体产业在国际竞争中突围而出。这样的成就当然是台积电经营团队用心血和汗水换来的,但也必须肯定早年主导推动积体电路产业决策者的高瞻远瞩。

政府在多年前推出「两兆双星」计画,包括DRAM和LCD两项产值上看兆元的产业,以及数位内容和生物技术两项未来的明星产业。但由于各项主客观条件限制下,政策资源未能充分支应两兆双星,以致原本技术产品都颇具竞争力的台湾DRAM、LCD几沦为惨业,多数业者退出或转型,甚至遭到灭顶。除了政策支持力道不足外,汇率的变动对企业经营也相当致命。

汇率一直是国际企业经营的最大变数,尤以高资本支出的行业为最。理想的情境是,台币升值时,厂商进口原物料或机器设备,具有采购优势;等到台币贬值时,出口比对手国更具有价格优势的产品。然而若是汇率走向与预期相反,那就左支右绌、两边挨耳光了。

经营国际企业,即便管理再到位、技术再优良,如果汇率避险不当,立刻就吃掉经营果实。目前政府开放远期外汇供企业进行避险操作,企业在接到订单后,可以先锁定汇率,避掉未来可能产生的汇损风险。可是国际环境变动频仍,国外客户如果有个闪失,也会拖累台湾公司,承受预期外的汇率损失。

台湾近140万家中小企业,多数都有海外业务;对于一般性的汇率避险或许还能应付,一旦碰上系统性的风险,恐怕就无力面对了。

如果企业过去实绩良好,没有不良记录,主管机关是否可考虑允许企业依个别情况,申请放宽远汇操作的规定和额度,让企业出国征战,有更灵活的避险方式,也更无后顾之忧。

振兴经济,往往万事俱备,独欠东风。过去公营企业常扮演东风的角色,带头投入新兴领域或政策产业;有了公营企业出面,民营业者有如吃了定心丸,也较愿意跟进。

不过公营事业法规限制层层叠叠,公婆不少,不容易展现出本身的经营绩效。此外,还要背负政策任务,也就是明知会赔钱,也得硬着头皮做的业务;就像年初疫情正炽之际,多家公营事业相继生产防疫酒精、消毒用品等,就是一例;若因此而出现亏损,帐要算谁的?这些结构性的困境,都让公营事业领头羊的功能打了折扣。

台湾缺乏天然资源,攸关民生的油电事业,向外采购能源的比重极高,国际能源价格变动大、汇率风险也大,偏偏终端价格又受到管制,避险需求更大。 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,即使如中华电信这般大规模的企业,也因汇率避险而出现40亿元的帐面亏损。连资源丰厚的公营事业都如此,何况中小型规模的公司,除了致力于本业的经营管理,没有余力进行相关的风险控管了。

汇率不可能不波动,市场风险永远都在,主管机关可以做的是,思考如何让企业有更大的应变弹性,以及更多元的避险管道来减少损伤。

延续着组国家队打国际杯的脉络,主管机关或各产业公协会,尤其是规模较小的产业,可出面筹组产业联盟,既可有效整合同业资源,又可降低单一企业面对不可测的风险。或者也可复制台积电模式,由产业链龙头带领,以联合舰队阵容出航;在航空母舰护持下,个别企业尽情发挥所长,并对团队贡献一己之力。

团结力量大,结伴而行,才能走得又久又远。

出处: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