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一山不容二虎?放掉梁孟松迎来蒋尚义…从中芯两大将动向看“妥协”这门艺术

在新竹科学园区成立40周年纪念活动上,出现令众人惊喜的一幕:台积电张忠谋前董事长和联电曹兴诚前董事长握手寒暄,相互致意问好。媒体多以“世纪大和解”形容这次的互动,但我却认为,两位半导体界的前辈,当年各自坚持理念,并在职位上努力,没有对错,只有策略的选择;而今双双都自第一线退下,聚首叙旧,是相当温馨自在的画面。

几乎同一时间,中国半导体大厂中芯国际宣布“蒋爸”蒋尚义出任副董事长,执行长梁孟松则立即宣布辞职,引发越来越多议论。就个人的职涯规划,梁孟松的辞职见见见见智,但以企业最高阶主管所拥有的所有权的资源与所承担的责任论,梁的决定是否符合员工,股东,公司,社会等的托负与期待,恐怕有不小的讨论空间。

 

英文Compromise可翻译成“妥协”,可是在中文里,妥协似乎不太正面,感觉有和稀泥,乡愿等成分而实际上有“折中”的意思,当某些方不坚持己见,而接受其他建议,是为了顾全大局,成就共好。在民主时代,适度的「妥协」是基本素养,企业凝聚共识的过程也如此。

 

战国时代,赵国蔺相如官拜上大夫,老将廉颇却认为自己带兵护驾的功劳远甚于蔺而四处放话挑衅。蔺相如认识廉颇对他有意见,便多方回避忍让,以免两人碰面起冲突,让秦国民借口出兵赵国。后来廉颇知道蔺相如相忍为国的苦心,大受感动,遂负荆请罪。蔺相如的妥协,廉颇的知过,换得赵国近20年的安稳,史称“将相和”。

 

对事件的双方或多方而言,适度的妥协通常是最佳解决方案;毕竟既争里子又死要面子,这种坚壁清野的态度无助解决问题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现在稍作退让,不但可化解眼前的矛盾,日后的回报搞不好比现在僵持不下所能得到的更多。

 

妥善协约的艺术至少可用在对外交涉地点,也适用于企业内部的沟通。组织成员要认清楚沟通的目的,再决定彼此能接受的底线,若是坚持本位主义寸步不让,逼人太甚,便会是内部矛盾的开始,严重者,甚且导致各种有形无形的冲突,个人及公司形象大坏,届时再多的悔不当初也是徒然。

环境迅速变迁,组织为了整体发展,必须不断吸纳新血,才不致出现人才断层危机。多元人才进入体制内部,意见分歧也随之而至,这时组织的妥善协和艺术便更加重要,否则人人各持己见,一参加就吵成一团,不要说决策品质,连日常运作可能都成问题。

 

唐朝布袋和尚的《插秧诗》:“手把青秧插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;六根清净方为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”虽然是个人修身养性的体悟,但放在组织的沟通协调上,“低头见天,退步向前”,也颇有值得参考之处。

 

台湾谚语说:“好好鲎刣甲屎那流”,指原本一桩好事,却因技巧拙劣而搞砸了。不懂妥协的艺术,不但造成沟通成本过高,形成的伤害甚至比不沟通还大。

 

从中小企业茁壮成长为国际企业的过程中,组织层级和管理架构都大不同,创业元老,尤其是领导人,更要放宽心胸,广纳雅言,接受不同的想法;同时也要因地制宜,重视多元。

 

日前台商在印度工厂发生严重的劳资冲突,就在专业分工的角度看,把在地员工的招聘委派由当地人力仲介业者处置不当,但是在委办过程中,扩展商的素质仍须要求,不可妥协。企业进行海外直接投资,光是重组的专业,供应链还不够,出了国门,领导人及外派经理人员都要进入询问俗,才能充分利用当地市场。

人的互动需要沟通,但对于执行面的规定,则不能有妥协的空间。

 

桃园制药公司发生大爆炸,生产线全毁,初估损失至少8亿,还波及邻近数家公司的厂房。就知道的消息,爆炸是一名外籍人员移工在处理化学药剂过程中发生的。

 

企业是资产,不是成本,更不是费用,有共识的劳资,才能齐心打造出优秀的企业。而要型塑这样的共识,需要的不是领导人的专业,而是领导人的智慧。

 

出处: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