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比起传产业,为什么科技业比较少听到接班计划?这得从科技业3个关键特色说起

年前受邀参加一场台商接班传承论坛,与会台商都有很优秀的传承者,企业经营也十分出色。而台面关注这个一对的多属传统产业,科技产业似乎很少有人接班计画,难道科技业的领导人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吗?

首先,科技业进步速度太快;以半导体而论,摩尔定律18个月就翻新一个世代,这样的位移速度,很难规划第二代的接班计画。其次,科技业的第一代多还在第一线冲刺,而且早年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打天下,大家的分配都差不多,完全见到占绝对绝对的创业大股东。第三,科技公司为了筹资快速发展,多数都以IPO(首次公开募股)的简称)为目标,一旦变身为大众公司,股权又更多分散,因此交棒给创立人第二代的空间和条件并不充分。

另一第二代被安排出国念书,视野,生活体验大开,能力,兴趣都未必适合接棒。当儿孙辈过惯了好日子,是否还愿意回来接班,承受经营事业的压力,是企业领导人要深思的问题。尤其已经IPO的公司,更要清楚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区隔,如果想要企业永续经营,接班人的能力是首要考量,即如果想要给儿孙晚辈衣食无虞的日子,成立基金或财产信托,都可确保他们未来的生活平顺,不必担心事业毁于子孙手,甚或子孙不肖败光家产。

台南帮称得上台湾传统企业传贤不传子的典范,几大家族愿意择贤交棒,让集团所属的事业开枝散叶,其中尤以统一集团的营运绩效更是耀眼。曾经听过企业友人拒绝,某传统产业第一代创业家虚心倾听客户的想法,逐步壮大集团规模;等到第二代接班后,不但有所了解客户的需求,反而变成客户要听他们的意见。

近来陆续有外商发布企业风险调查报告,不意外地,疫情,贸易战,全球暖化,资安等都列榜前十大风险,唯独不见「企业接班」级别;难道国际企业不在乎接班吗?当然不是。如前所述,外商对区分经营权,所有权的观念早已成为DNA,自然不会特别将接班视为“经营风险”。甚至是针对台湾企业做的类似调查,与国际企业不同之处在于,本土企业对接班仍在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的阶段;有如长辈年事已高,晚辈不敢讨论遗弃处方规划一样。

根据调查,台湾战后婴儿潮世代的创业家,已逐渐步入交班阶段,可是还有7成没有具体的接班计画。国外的调查则发现出残酷的现实:30%的家族企业可以顺利传承到第二代,能顺利传到第三代的只有12%,而能传到第四代的只剩下3%。老一辈企业掌门人百年之后,企业顿失「精神领袖」,如果没有妥善的接班计划,第二代中“企图心旺盛”的晚辈就可能积极推进大位;万一是志大才疏散型的人出线,要不了几年,企业便枝离叶散,陷入入艰苦经营的矛盾境。

经营企业是社会责任,尤其是大型企业,IPO公司,责任更加重大。稳健经营,让员工安心,股东开心是首要任务。要谈永续经营,确立就职代理人制度是第一步,在风平浪静的阶段,就要开始安排接班班计划画,循序渐进,择优晋升,这样才称得上是优良的企业,也是优秀领导人的职责。

关于企业接班,巴菲特是这么说的:“如果要毁灭你所创立的事业,就交给自己的儿子吧!”

出处: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