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贝佐斯多放一张桌子空椅子,只为思考“不在场的人”的想法!从一场高阶主管会议看:何谓组织多样性

西汉时期,汉武帝刘彻下诏广纳国家治理之道。董仲舒倡导「天人感应」之说,将皇帝的权力神格化。这样的论述十分符合当朝的治理需要,于是受到武帝赏识,采纳其提议,将诸子百家学说贬为异端,推崇孔子及儒家经典,此即为后世所称的「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」。

到了武帝的曾孙汉宣帝刘询当政,儒家思想已成为显学;由于儒生们对儒家经典诠释的角度不同,于是朝廷举行大规模的学术讨论,希望能统一见解。然而论述过程中引发各派的舌战,儒生们纠集观点相近的人结为同党,并对看法相左的人大肆攻击。《后汉书》对此现象批评为「党同伐异」。

先不论「独尊儒术」的利弊,毕竟二千多年来,华人受儒家文化影响甚深,已经很难抽离客观看待。但「独尊」的极端是「党同伐异」,也就是现在所谓的「同温层」,近亲繁殖的结果形成强烈的排他性。

企业决策最怕偏颇,尤其在董事会层级,若少数人因个人利益而结党营私,整个经营方针就会大乱。到了营运面,主管若对政策的认知不同,也容易分派系,产生攻讦、包庇等现象;跟自己同一派的员工,有过则轻纵或视若无睹,甚至在考绩、升迁方面存有私心,组织的管理制度将因此而大乱。

「党同伐异」的现象如果发生在企业内部,顶多只影响企业、员工和股东;但若是发生在政府层级,那么对国家、社会所造成的伤害就非同小可了。

企业经营日趋繁复,传统单一的策略思维很难应对多变的环境,组织多样性更能适应未知的挑战。所谓组织多样性,一般多聚焦在性别、种族、宗教、年龄等人口变数;但更广泛的多样性,还包括接受不同的观点和思想的差异。
大前研一曾描述,犹太社会有所谓「第十人理论」;为了让讨论更深化,每次会议都会安排一位反对者,针对讨论议题提出不合理或矛盾之处,为的是让得到的结论更多元、更周延。亚马逊CEO贝佐斯在召开高阶主管会议时,会在会场放一张空椅子,目的是让与会者能更包容地思考「不在场的人」的想法和意见。

组织多样性与组织绩效并不冲突,而是政策成形前后不同阶段的重点。组织制胜的关键是安内攘外;安内是寻求内部共识、制定政策,攘外则为全体一心、执行政策。

在决策成形前,广纳众议是必须的。领导人的职责,就是倾听不同声音,汇整多数的想法,并说服少数接受、认同。组织多样性或许会拖延决策的速度,但在多变的环境下,多样性可结合不同观点刺激组织,因应复杂多变的局面,反而会是竞争优势的潜在资源。

过去一年,台湾的防疫成绩傲人,靠的是「勿恃敌之不来,恃吾有以待之」的超前部署;其中「待之」的大前提,便是内部共识。一旦政策定调,组织成员都有义务捐弃己见,全力落实政策。即便有少数人成为破口,但仍不掩整体防疫耀眼的成绩。

出处:《今周刊》 https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/author/release/7332

提醒

本網站不支援您所使用的瀏覽器

為了提供您最佳的網站體驗,
請您改用下列幾種瀏覽器瀏覽本網站,謝謝您的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