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novations
Everlasting
Business Operation
Cooperated
Social Responsibility
Appreciation
to the Society
郭智輝 博士

郭智輝 博士

崇越集團董事長 專欄

妥协的艺术

台湾早已进入法治社会,多数民众以社会或法律规范作为言行遵循的准则,才能维持整体的基本运作。但是不少人对所处的周遭环境仍有许多不满,有的人独善其身、假装看不见;有的人四处纠举,成为所谓的「正义魔人」;也有的人尽一己之力、低头默默改善仍不完美的部分。
每位成员不同的反应与作为,正是一个多元活力组织的构成要素,既维持主要结构的稳定,也让改善成为可能。其中最重要的关键就是,为自己负责、把别人放在眼里。

组织里,有的主管为了凸显自己的权威,老是把:「这事不可妥协,那事不可妥协」挂在嘴边;如果不分事务的性质和轻重缓急,凡事都不妥协,到最后部门恐怕沦为无法正常运作,或事事都得妥协的窘境。

华人社会常常陷入「情理法」、「法理情」的纠结之中;对事讲法,对人论情,或许可作为简单的划分心法。

「妥协」VS.「乡愿」、「和稀泥」
「妥协」一词的英文是Compromise,在中文常让人与「乡愿」、「和稀泥」等负面观感联结;其实compromise也有「折中、和解」的意思,当某一方不坚持己见,为了顾全大局、成就共好,而接受其他建议。在民主时代,适度的「妥协」是基本素养,组织凝聚共识的过程也是如此。

战国时代,赵国蔺相如官拜上大夫,老将廉颇却认为自己带兵护驾的功劳远甚于蔺而四处放话挑衅。蔺相如得知廉颇对他有意见,便多方回避忍让,以免两人碰面起冲突,让秦国有借口出兵赵国。后来廉颇知道蔺相如相忍为国的苦心,大受感动,遂负荆请罪。蔺相如的妥协、廉颇的知过,换得赵国近20年的安稳,史称「将相和」。

在策略管理中,决策者依当下的情境、资源条件等,往往只能做出最适决策,而非最佳决策。同理,对事件的双方或多方而言,适度的妥协才有办法产生解决方案;毕竟既争里子又死要面子,这种坚壁清野的态度无助解决问题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现在稍作妥协,不但可化解眼前的困境,日后的回报也许比现在僵持不下所能得到的更多。

妥协的艺术不仅可用在对外谈判场合,也适用于企业内部的沟通。组织成员要认清楚沟通的目的,再决定彼此能接受的底线,若是坚持本位主义寸步不让,便会是内部矛盾的开始,严重者,甚且导致各种有形无形的冲突,个人及公司形象大坏,届时再多的悔不当初也是徒然。

环境快速变迁,组织为了整体发展,必须不断吸纳新血,才不致出现人才断层危机。多元人才进入体制内后,分歧的意见也随之而来,这时组织的妥协艺术便更加重要,否则人人各持己见,一碰面就吵成一团,不要说决策品质,连日常业务都难以推动。

低头见天,退步向前的境界
唐朝布袋和尚的《插秧诗》:「手把青秧插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;六根清净方为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」虽是个人修身养性的体悟,但放在组织的沟通协调上,「低头见天,退步向前」,也颇值得大小主管参考。

从中小企业茁壮成为国际企业的过程中,组织层级和管理架构都大不同,创业元老,尤其是领导人,更要放宽心胸、广纳雅言,接受不同的想法;同时也要因地制宜、尊重多元。

人的互动需要沟通,不懂妥协的艺术,不但造成沟通成本过高,形成的伤害甚至比不沟通还大。但对于执行面的规定,则没有妥协的空间。这正是前面提的:「对人情理法、对事法理情」。

文章來源:https://gvlf.gvm.com.tw/article/78460